倚松pineapple

It is a childish luxury to let yourself go.

无论是悲剧还是喜剧就像是某种精神鸦片,陷入某种情绪中就会忘记生活的空虚…

伏地魔是个不合格的野心家,因为他不自爱;于连(Julian)也是一个不合格的野心家,因为他爱别人。所以思来想去,伏地魔加于连的bgm十分相配。

老邓说,Tom是爱情魔药的产物,没有爱人的能力。

而Tom一生都在试图证明,只要有力量就能无所不能,他不相信爱的力量,也不需要爱。

如果说Harry是沐浴在巫师界的阳光下,那么伏地魔就是在巫师界的阴暗面缓慢生长。

从伏地魔的角度,他在孤儿院能欺负别人,是因为他有别人没有的力量,而邓布利多能管教他,是因为他更强大。

他从邓布利多那里学会了力量,从斯拉格霍恩那里学会了虚伪,从阿布拉克萨斯(等同学们)那里学会了傲慢……(思路完全错误…)

伏地魔的悲剧不是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巫师界的悲剧。就像海明威说的“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最后的最后,因为伏地魔谁也不爱,所以他最终会走向失败,而作为悲情浪漫主义者的我很喜欢这种带着悲剧色彩的角色。


结论:老邓这种单身大龄老男人不适合管教心思细腻小正太!更何况他还能从Tom身上看到前任!



致带土

从前,你还是个懵懂的少年。

你相信努力就可以达成所有。

像是超越笨蛋卡卡西,在火影岩上刻上宇智波的写轮眼;

像是强大到足够保护琳,守护她甜美的笑容。

你认为孩童的世界到成人的世界只是由小变大。

假如你能得到老奶奶的认同,那你也能得到其他所有人的;

你愿意为了别人而改变,相信自己的出现一定是被人需要,

即使是笨蛋卡卡西,带土大人也会不计前嫌。

 

在被斑收养的日子里,你无数次翘首以盼,

春去秋来,什么时候是你归去的日子?

是下个春天吗?可是为什么这个春天没有生机,只有满地的尸体和腐烂的蛆虫?

难得的,你没有哭。

血水模糊了你的右眼,剧痛过后只剩下麻木……

战争的世界没有春天。

你不后悔把左眼送给卡卡西,也不是无法理解为什么琳选择自杀。

只是你开始思考,你不理解,为什么像琳那样美好的女孩必须去死,为什么对这个世界温柔的人不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夜半,发情的猫咪在忘情的嚎叫,零星的灯火明明灭灭……

木叶影村一如既往,但是你已经不是从前的你。

你将释放出众人内心的恐惧,用鲜血安抚暴走的野兽,你成了谁也不是的男人。

 

许多年后,你遇见了那个被你伤害的少年,

你忍不住想要戳破他天真的想法,却被告之,被幻想禁锢的一直是自己也说不定。

你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卡卡西的雷切贯穿了琳的胸膛……

当梦想开始腐烂,星星渐渐熄灭,苦涩的泪水夺眶而出,只是再没有人会嘲笑你是个哭包。

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你比他大,你看不惯这个银发的臭屁小鬼。

他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他比你大,18年的岁月没有在你的心灵上留下痕迹。

在漫长的时间里,他学会了背负,所以你放心的将另一只眼也托付给了他。

如果你可以找回自我,那么错误肯定也可以弥补。

如果老师及时赶到,如果你没有遇见斑,如果琳没有死……

滴答滴答,消失的时间仿佛重新转动。

 

琳说:”你该走了“

”卡卡西,我们没有好好相处过一天。“

”抱歉了,又留下你一个人。”

 

 

在我这里,带土的精分在于他像是个被魇住了的哲人,他开始思考,但是他不理解。假如好人有好报,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道德;假如好人没好报,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秩序,而真实的世界就在这两者之间徘徊。

于是,他把眼光投向远方的乌托邦,想要构筑那样一个没有伤痛的世界……


Disorder失常

Disorder失常

 

大概就是门二失了智,逐渐丧病的故事……人物属于岸本,ooc属于我

 

1. Death死亡

那一刻,“他”的生命在流逝,就像捧在手心的水,竭尽所能也无法留住半点。

 

2. Disorder失常

2.1

他变得也来越不苟言笑。

 

他告诉自己责任重大,无论是木叶还是宇智波都不能放松警惕,宇智波都是一群疯子,尤其是宇智波斑——他无法放任自己对上那双眼睛,那曾属于“他”的眼睛。

 

将自己埋在公务中,在火影楼和实验室之间来回奔跑,他想人生不过如此了。

 

当一切渐渐有了起色,他觉得有必要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

现在五大国脆弱的平衡建立在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绝对武力统治的基础上。

当他们相继死去——是了,人必有一死——新的战争就会爆发。

所以,这样做是非常有必要的。

是的,“死人复生之术”非常有必要。

 

他悄悄溜进宇智波族地收集泉奈的骨灰。

为什么是他?

作为他野心勃勃的敌人,作为他毕生的对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他开始整日整夜的泡在实验室,他向大哥要了细胞,或许木遁的特殊生命力可以帮助泉奈重获新生?

实验进展很快,从无法成活的胚胎到十七八岁少年健壮的肉体,扉间很满意他的实验成果。

只是没有意识,该死的没有意识。

少年脸色苍白,靠在他的胸膛上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该死的,他可不记得“他”会这样笑。

 

扉间的行动很快引起了宇智波斑的注意,那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多疑。

“写轮眼的血迹不是你可以觊觎的”,宇智波斑说。

“你多虑了”,他回答:“没有人想要这种邪恶的力量。”

 

扉间还是被跟踪了。这本不过是平常的许多天中最普通的一天,当他从培养皿中放出少年,少年像往常一样扬起笑脸,一股爆发的力量冲天而起,形成一个蓝色的巨人。

宇智波斑在其中,神色复杂:“千手扉间,你疯了。”

 

毫无疑问,整个实验室被毁的干干净净。

不过这样也好,他早就怀疑自己走错了方向,只是舍不得放弃罢了。

这样正好开始新的研究。

 

宇智波斑叛村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什么友情、天启?这不过是天真的大哥的一厢情愿。他们之间最适合的关系是宿敌,也只是宿敌。

 

2.2

扉间新的研究更侧重于灵魂本身,身体倒是次要的,他决定命名为“秽土转生”。

有了之前的铺垫,新的研究进展很快。

当新生的泉奈叫出他的名字,他感到喜悦的泪水划过脸颊。

他没有听见泉奈的小声呢喃,“扉间,你疯了”

 

泉奈已经死了十几年,期间发生了太多事他想说给“他”听,也创造了太多新的忍术想和“他”探讨。这样才能成为守护木叶的强大力量,他这样告诉自己。

 

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配合,他们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直到有一天,一个情不自禁的吻打破了这个虚幻的梦。

扉间冷酷的薄唇轻轻附上泉奈的,干涩、冷硬,是了,这是“秽土转生”并非真正的活人。

泉奈的神色暗了暗:“没想到你对我抱有这样的想法”,他顿了顿,“只是,只是这不应该,这不正常……”

 

“他”开始回避扉间,不过这是无用的,扉间是“他”的主人。

他把“他”禁锢在怀里,即使这违背“他”的意愿,即使是继续维护这样一个虚幻的梦。

 

2.3

宇智波斑带着九尾气势汹汹来袭,大哥又像往常一样腆着脸上前劝阻。

宇智波斑一反常态的严肃,还没等大哥开始说话,便抢先说道:“你根本不知道你弟弟在做什么,在他要了你的细胞之后!”

“扉间?”,大哥有些迟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还是相信自己的弟弟。”

说着,大哥抬起头朝我望了一眼。说好的信任呢?

 

凭着忍者多年训练得来的强大心理素质,他继续强装镇定,:“我什么也没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木叶。”

 

”木叶?木叶需要冒犯死者?“,宇智波斑冷笑了一声,”柱间你去他的实验室就知道了”,他的神色愈发阴郁,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实验室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长时间的秘密终于到了遮掩不住的时候。

当他们到达实验室时,泉奈正靠着桌子发呆,看到斑的那一刻,情不自禁叫了出声,“哥!”

宇智波斑微微愣了一下,这是他的泉奈,但又不是……那双黑色的眸子揭示了“他”的不同寻常。

大哥在最初的震惊之余,飞快翻阅了实验记录。

末了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对着我说:“扉间,你病了,你需要休息。”

TBC

这首歌又名“我为什么这么帅”[Concerned]与Narcissus只差一面镜子的男版天生丽质自难弃…于连作为乡下来的小伙子,没钱没钱没势力,用皮囊的美色魅惑众生,用灵魂的狡诈扶摇直上…
呵,女人啊,快离我远点,我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Concerned]

大概就是亚瑟小天使遇上人类弗朗西斯。




传说丘比特有两种箭,金箭头使人相爱,铅箭头让人分手,对人类弗朗西斯掏出了铅箭头的小天使亚瑟,由于法叔过于色气,不可避免得箭都弯了(什么鬼……)。







国庆节的打卡
喷溅效果有点糟糕,嘤嘤嘤……

原照片是个妹子,天哪噜那么帅的妹子,我要弯了( ̄▽ ̄)

 打卡的第二个礼拜,我也不知道自己画的是什么大概是因为不开心所以放飞自我了吧2333(大概可能是正在变成人形的蛟或者人鱼……?)

不知道自己用的白颜料什么鬼,在照片里是灰色的,大概可能我需要一个扫描仪?